南施北宋

南施指安徽宣城的施閏章(1618—1683),北宋指的是山東萊陽的宋琬(1614—1673)。二人是較早在清庭應仕、出仕,主要生活在順治康熙時期的詩人。有關兩人的成就,大詩人王士禎說:“康熙以來詩人,無出南施北宋之右。”

1、[清] 施閏章

施閏章(1619—1683),清初著名詩人。字尚白,一字屺云,號愚山,媲蘿居士、蠖齋,晚號矩齋,后人...

2、[清] 宋琬

宋琬(1614-1673),清初著名詩人,清八大詩家之一,字玉叔,號荔裳,漢族,山東萊陽人。生于明萬...

推薦詩詞

青溪(唐·王維)

言入黃花川,每逐青溪水。
隨山將萬轉,趣途無百里。
聲喧亂石中,色靜深松里。
漾漾泛菱荇,澄澄映葭葦。
我心素已閑,清川澹如此。
請留盤石上,垂釣將已矣。

瑞鶴仙 壽丘提刑(宋·方岳)

一年寒盡也。問秦沙、梅放未也。幽尋者誰也。有何郎佳約,歲云除也。南枝暖也。正同云、商量雪也。喜東皇,一轉洪鈞,依舊春風中也。香也。騷情釀就,書味熏成,這些情也。玉堂深也。莫道年華歸也。是循環、三百六旬六日,生意無窮已也。但丁寧,留取微酸,調商鼎也。

兩當縣吳十侍御江上宅(唐·杜甫)

寒城朝煙澹,山谷落葉赤。陰風千里來,吹汝江上宅。
鹍雞號枉渚,日色傍阡陌。借問持斧翁,幾年長沙客。
哀哀失木狖,矯矯避弓翮。亦知故鄉樂,未敢思夙昔。
昔在鳳翔都,共通金閨籍。天子猶蒙塵,東郊暗長戟。
兵家忌間諜,此輩常接跡。臺中領舉劾,君必慎剖析。
不忍殺無辜,所以分白黑。上官權許與,失意見遷斥。
仲尼甘旅人,向子識損益。朝廷非不知,閉口休嘆息。
余時忝諍臣,丹陛實咫尺。相看受狼狽,至死難塞責。
行邁心多違,出門無與適。于公負明義,惆悵頭更白。

許公子鄭姬歌(唐·李賀)

許史世家外親貴,宮錦千端買沉醉。銅駝酒熟烘明膠,
古堤大柳煙中翠。桂開客花名鄭袖,入洛聞香鼎門口。
先將芍藥獻妝臺,后解黃金大如斗。莫愁簾中許合歡,
清弦五十為君彈。彈聲咽春弄君骨,骨興牽人馬上鞍。
兩馬八蹄踏蘭苑,情如合竹誰能見。夜光玉枕棲鳳凰,
袷羅當門刺純線。長翻蜀紙卷明君,轉角含商破碧云。
自從小靨來東道,曲里長眉少見人。相如冢上生秋柏,
三秦誰是言情客。蛾鬟醉眼拜諸宗,為謁皇孫請曹植。

得應職方書以詩答之(明·沈煉)

郎署飛符日,題書問謫居。
自因鄉使到,翻覺舊交疏。
風月塵沙里,邊風鼓角余。
誰知遷客夢,夜夜繞鸞輿。

虞美人·碧桃天上栽和露(宋·秦觀)

碧桃天上栽和露。不是凡花數。亂山深處水瀠回。可惜一枝如畫、為誰開。
輕寒細雨情何限。不道春難管。為君沉醉又何妨。只怕酒醒時候、斷人腸。

破斧(先秦·詩經)

既破我斧,又缺我斨[1]。周公東征,四國是皇。
哀我人斯,亦孔之將。

既破我斧,又缺我錡[2]。周公東征,四國是吪[3]。
哀我人斯,亦孔之嘉。

既破我斧,又缺我銶[4]。周公東征,四國是遒。
哀我人斯,亦孔之休。

塞蘆子(唐·杜甫)

五城何迢迢,迢迢隔河水。邊兵盡東征,城內空荊杞。
思明割懷衛,秀巖西未已。回略大荒來,崤函蓋虛爾。
延州秦北戶,關防猶可倚。焉得一萬人,疾驅塞蘆子。
岐有薛大夫,旁制山賊起。近聞昆戎徒,為退三百里。
蘆關扼兩寇,深意實在此。誰能叫帝閽,胡行速如鬼。

行香子 過七里瀨(宋·蘇軾)

一葉舟輕,雙槳鴻驚。
水天清、影湛波平。
魚翻藻鑒,鷺點煙汀。
過沙溪急,霜溪冷,月溪明。

重重似畫,曲曲如屏。
算當年、虛老嚴陵。[1]
君臣一夢,今古空名。
但遠山長,云山亂,曉山青。

蟬(唐·虞世南)

垂緌飲清露,流響出疏桐。
居高聲自遠,非是藉秋風。

数来宝港彩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