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宋八大家

唐宋八大家,又稱唐宋古文八大家,是中國唐代韓愈,柳宗元和宋代蘇軾、蘇洵、蘇轍、王安石、曾鞏、歐陽修八位散文家的合稱。其中韓愈、柳宗元是唐代古文運動的領袖,歐陽修、三蘇等四人是宋代古文運動的核心人物,王安石、曾鞏是臨川文學的代表人物。韓愈是“古文運動”的倡導者,他們先后掀起的古文革新浪潮,使詩文發展的陳舊面貌煥然一新。

1、[宋] 蘇軾

蘇軾(1037年1月8日—1101年8月24日),字子瞻,又字和仲,號鐵冠道人、東坡居士,世稱蘇東坡...

2、[宋] 蘇洵

3、[宋] 蘇轍

蘇轍(1039年3月18日—1112年10月25日),字子由,一字同叔,晚號潁濱遺老,眉州眉山(今屬...

4、[宋] 王安石

王安石(1021年12月18日-1086年5月21日),字介甫,號半山,漢族,臨川(今江西撫州市臨川...

5、[宋] 曾鞏

曾鞏(1019年9月30日—1083年4月30日),字子固,漢族,建昌軍南豐(今江西省南豐縣)人,后...

6、[宋] 歐陽修

歐陽修(1007年8月1日-1072年9月22日),字永叔,號醉翁、六一居士,漢族,吉州永豐(今江西...

7、[唐] 柳宗元

柳宗元(公元773年—公元819年11月28日),字子厚,漢族,河東(現山西運城永濟一帶)人,唐宋八...

8、[唐] 韓愈

韓愈(768年—824年12月25日),字退之。河南河陽(今河南省孟州市)人。自稱“郡望昌黎”,世稱...

推薦詩詞

哀王孫(唐·杜甫)

長安城頭頭白烏,夜飛延秋門上呼。
又向人家啄大屋,屋底達官走避胡。
金鞭斷折九馬死。骨肉不待同馳驅。
腰下寶玦青珊瑚,可憐王孫泣路隅。
問之不肯道姓名,但道困苦乞為奴。
已經百日竄荊棘,身上無有完肌膚。
高帝子孫盡隆準,龍種自與常人殊。
豺狼在邑龍在野。王孫善保千金軀。
不敢長語臨交衢,且為王孫立斯須。
昨夜東風吹血腥,東來橐駝滿舊都。
朔方健兒好身手,昔何勇銳今何愚。
竊聞天子已傳位,圣德北服南單于。
花門嚦面請雪恥,慎勿出口他人狙。
哀哉王孫慎勿疏,五陵佳氣無時無。

鳳棲梧/蝶戀花 蘭溪(宋·曹冠)

桂棹悠悠分浪穩。煙幕層巒,綠水連天遠。贏得錦襄詩句滿。興來豪飲揮金碗。飛絮撩人花照眼。天闊風微,燕外晴絲卷。翠竹誰家門可款。艤舟閑上斜陽岸。

怨歌行(漢·漢無名氏)

新裂齊紈素,鮮潔如霜雪。
裁為合歡扇,團團似明月。
出入君懷袖,動搖微風發。
常恐秋節至,涼飚奪炎熱。
棄捐篋笥中,恩情中道絕。


八哀詩·故秘書少監武功蘇公源明(唐·杜甫)

武功少也孤,徒步客徐兗。讀書東岳中,十載考墳典。
時下萊蕪郭,忍饑浮云巘。負米晚為身,每食臉必泫。
夜字照爇薪,垢衣生碧蘚。庶以勤苦志,報茲劬勞顯。
學蔚醇儒姿,文包舊史善。灑落辭幽人,歸來潛京輦。
射君東堂策,宗匠集精選。制可題未干,乙科已大闡。
文章日自負,吏祿亦累踐。晨趨閶闔內,足蹋宿昔趼。
一麾出守還,黃屋朔風卷。不暇陪八駿,虜庭悲所遣。
平生滿尊酒,斷此朋知展。憂憤病二秋,有恨石可轉。
肅宗復社稷,得無逆順辨。范曄顧其兒,李斯憶黃犬。
秘書茂松意,溟漲本末淺。青熒芙蓉劍,犀兕豈獨剸。
反為后輩褻,予實苦懷緬。煌煌齋房芝,事絕萬手搴。
垂之俟來者,正始征勸勉。不要懸黃金,胡為投乳畎。
結交三十載,吾與誰游衍。滎陽復冥莫,罪罟已橫罥。
嗚呼子逝日,始泰則終蹇。長安米萬錢,凋喪盡馀喘。
戰伐何當解,歸帆阻清沔。尚纏漳水疾,永負蒿里餞。

題壁上韋偃畫馬歌(唐·杜甫)

韋侯別我有所適,知我憐君畫無敵。
戲拈禿筆掃驊騮,欻見騏驎出東壁。
一匹龁草一匹嘶,坐看千里當霜蹄。
時危安得真致此,與人同生亦同死。

次皞如夫子傷時事原韻(當代·周恩來)

茫茫大陸起風云,舉國昏沉豈足云。
最是傷心秋又到,蟲聲唧唧不堪聞。

陪馮使君游六首·釣罾潭(唐·貫休)

境靜江清無事時,紅旌畫鹢動漁磯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
日暮還應待鶴歸。風破綺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島花飛。
自憐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濺草衣。

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序(唐·杜甫)

大歷二年十月十九日,夔府別駕元持宅,見臨潁李十二娘 舞劍器,壯其蔚跂,問其所師,曰:“余公孫大娘弟子也。” 開元三載,余尚童稚,記于郾城觀公孫氏,舞劍器渾脫, 瀏漓頓挫,獨出冠時,自高頭宜春梨園二伎坊內人洎外供奉, 曉是舞者,圣文神武皇帝初,公孫一人而已。 玉貌錦衣,況余白首,今茲弟子,亦非盛顏。 既辨其由來,知波瀾莫二,撫事慷慨,聊為《劍器行》。 昔者吳人張旭,善草書帖,數常于鄴縣見公孫大娘 舞西河劍器,自此草書長進,豪蕩感激,即公孫可知矣。

昔有佳人公孫氏,一舞劍器動四方。
觀者如山色沮喪,天地為之久低昂。
霍如羿射九日落,矯如群帝驂龍翔。
來如雷霆收震怒,罷如江海凝清光。
絳唇珠袖兩寂寞,晚有弟子傳芬芳。
臨潁美人在白帝,妙舞此曲神揚揚。
與余問答既有以,感時撫事增惋傷。
先帝侍女八千人,公孫劍器初第一。
五十年間似反掌,風塵澒洞昏王室。
梨園弟子散如煙,女樂馀姿映寒日。
金粟堆南木已拱,瞿唐石城草蕭瑟。
玳筵急管曲復終,樂極哀來月東出。
老夫不知其所往,足繭荒山轉愁疾。


重經昭陵(唐·杜甫)

草昧英雄起,謳歌歷數歸。風塵三尺劍,社稷一戎衣。
翼亮貞文德,丕承戢武威。圣圖天廣大,宗祀日光輝。
陵寢盤空曲,熊羆守翠微。再窺松柏路,還見五云飛。

答客誚 (近代·魯迅)

無情未必真豪杰,憐子如何不丈夫?
知否興風狂嘯者,回眸時看小於菟。

数来宝港彩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