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曲歌辭·獨不見

[唐] 沈佺期
盧家少婦郁金堂,海燕雙棲玳瑁梁。
九月寒砧催木葉,十年征戍憶遼陽。
白狼河北音書斷,丹鳳城南秋夜長。
誰知含愁獨不見,更教明月照流黃。
  這首七律,是借用了樂府古題“獨不見”。郭茂倩樂府詩集》解題云:“獨不見,傷思而不得見也。”本詩的主人公是一位長安少婦,她所“思而不得見”的是征戍遼陽十年不歸的丈夫。詩人以委婉纏綿的筆調,描述女主人公在寒砧處處、落葉蕭蕭的秋夜,身居華屋之中,心馳萬里之外,輾轉反側,久不能寐的孤獨愁苦情狀。

  “盧家少婦郁金堂,海燕雙棲玳瑁梁。”盧家少婦,名莫愁,梁武帝蕭衍詩中的人物,后來用作少婦的代稱。郁金是一種香料,和泥涂壁能使室內芳香;玳瑁是一種海龜,龜甲極美觀,可作裝飾品。開頭兩句以重彩濃筆夸張地描繪女主人公閨房之美:四壁以郁金香和泥涂飾,頂梁也用玳瑁殼裝點起來,多么芬芳,多么華麗啊!連海燕也飛到梁上來安棲了。“雙棲”兩字,暗用比興。看到梁上海燕那相依相偎的柔情密意,這位“莫愁”女也許有所感觸吧?此時,又聽到窗外西風吹落葉的聲音和頻頻傳來的搗衣的砧杵之聲。秋深了,天涼了,家家戶戶忙著準備御冬的寒衣,有征夫游子在外的人家,就更要格外加緊啊!這進一步勾起少婦心中之愁。“寒砧催木葉”,造句十分奇警。分明是蕭蕭落葉催人搗衣而砧聲不止,詩人卻故意主賓倒置,以渲染砧聲所引起的心理反響。事實上,正是寒砧聲落葉聲匯集起來在催動著閨中少婦的相思,促使她更覺內心的空虛寂寞,更覺不見所思的愁苦。夫婿遠戍遼陽,一去就是十年,她的苦苦相憶,也已整整十年了!

  頸聯出句的“白狼河北”正應上聯的遼陽。十年了,夫婿音訊斷絕,他現在處境怎樣?命運是吉是兇?幾時才能歸來?還有無歸來之日?……一切一切,都在茫茫未卜之中,叫人連懷念都沒有一個準著落。因此,這位長安城南的思婦,在這秋夜空閨之中,心境就不單是孤獨、寂寥,也不只是思念、盼望,而且在擔心,在憂慮,在惴惴不安,愈思愈愁,愈想愈怕,以至于不敢想象了。上聯的“憶”字,在這里有了更深一層的表現。

  寒砧聲聲,秋葉蕭蕭,叫盧家少婦如何入眠呢!更有那一輪惱人的明月,竟也來湊趣,透過窗紗把流黃幃帳照得明晃晃的炫人眼目,給人愁上添愁。前六句是詩人充滿同情的描述,到這結尾兩句則轉為女主人公愁苦已極的獨白,她不勝其愁而遷怒于明月了。詩句構思新巧,比之前人寫望月懷遠的意境大大開拓一步,從而增強了抒情色彩。

  這首詩,人物心情與環境氣氛密切結合。“海燕雙棲玳瑁梁”烘托“盧家少婦郁金堂”的孤獨寂寞,寒砧木葉、城南秋夜,烘托“十年征戍憶遼陽”、“白狼河北音書斷”的思念憂愁,尾聯“含愁獨不見”的情語借助“明月照流黃”的景物渲染,便顯得余韻無窮。論手法,則有反面的映照(“海燕雙棲”),有正面的襯托(“木葉”、“秋夜長”),多方面多角度地抒寫了女主人公“思而不得見”的愁腸。詩雖取材于閨閣生活,語言也未脫盡齊梁以來的浮艷習氣,卻顯得境界廣遠,氣勢飛動,讀起來給人一種“順流直下”(《詩藪·內編》卷五)之感。

  (趙慶培)

沈佺期

沈佺期(約656—約715),字云卿,相州內黃(今安陽市內黃縣)人,唐代詩人。與宋之問齊名,稱“沈宋”。善屬文,尤長七言之作。擢進士第。長安中,累遷通事舍人,預修《三教珠英》,轉考功郎給事中。坐交張易之,流驩州。稍遷臺州錄事參軍。神龍中,召見,拜起居郎,修文館直學士,歷中書舍人,太子少詹事。開元初卒。建安后,訖江左,詩律屢變,至沈約庾信,以音韻相婉附,屬對精密,及佺期與宋之問,尤加靡麗。回忌聲病,約句準篇,如錦繡成文,學者宗之,號為沈宋。語曰:蘇李居前,沈宋比肩。集十卷,今編詩三卷。

推薦詩詞

訴衷情·涌金門外小瀛洲(宋·仲殊)

涌金門外小瀛洲。寒食更風流。紅船滿湖歌吹,花外有高樓。晴日暖,淡煙浮。恣嬉游。三千粉黛,十二闌干,一片云頭。

菩薩蠻·歸鴻聲斷殘云碧(宋·李清照)

歸鴻聲斷殘云碧,
背窗雪落爐煙直。
燭底鳳釵明,
釵頭人勝輕。

角聲催曉漏,
曙色回牛斗。
春意看花難,
西風留舊寒。

初領郡政衙退登東樓作(唐·白居易)

鰥煢心所念,簡牘手自操。
何言符竹貴,未免州縣勞。
賴是馀杭郡,臺榭繞官曹。
凌晨親政事,向晚恣游遨。
山冷微有雪,波平未生濤。
水心如鏡面,千里無纖毫。
直下江最闊,近東樓更高。
煩襟與滯念,一望皆遁逃。

駉(先秦·詩經)

駉駉牡馬,在坰之野。
薄言駉者,有驈有皇,有驪有黃,以車彭彭。
思無疆思,馬斯臧。

駉駉牡馬,在坰之野。
薄言駉者,有騅有駓,有骍有騏,以車伾伾。
思無期思,馬斯才。

駉駉牡馬,在坰之野。
溥言駉者,有驒有駱,有騮有雒,以車繹繹。
思無斁思,馬斯作。

駉駉牡馬,在坰之野。
薄言駉者,有骃有騢,有驔有魚,以車祛祛。
思無邪思,馬斯徂。


飲酒 十九(魏晉·陶淵明)

疇昔苦長饑,投耒去學仕。
將養不得節,凍餒固纏己。
是時向立年,志意多所恥。
遂盡介然分,拂衣歸田里,
冉冉星氣流,亭亭復一紀。
世路廓悠悠,楊朱所以止。
雖無揮金事,濁酒聊可恃。

寄羅劭興(唐·李商隱)

棠棣黃花發,忘憂碧葉齊。人閑微病酒,燕重遠兼泥。
混沌何由鑿,青冥未有梯。高陽舊徒侶,時復一相攜。

國香(宋·高荷)

南溪太史還朝晚,息駕江陵頗從款。
彩毫曾詠水仙花,可惜國香天不管。
將花托意為羅敷,十七未有十五余。
宋玉門墻紆貴從,藍橋庭戶怪貧居。
十年目色遙成處,公更不來天上去。
已嫁鄰姬窈窕姿,空傳墨客殷勤句。
聞道離鸞別鶴悲,藁碪無賴鬻蛾眉。
桃花結子風吹后,巫峽行云夢足時。
田郎好事知渠久,酬贈明珠同石友。
憔悴猶疑洛浦刀,風流固可章臺柳。
寶髻犀梳金鳳翹,尊前初識董嬌饒。
來遲杜牧應須恨,愁殺蘇州也合銷。
也把水仙花說似,猛省西家黃學士。
乃能知妾妾當時,悔不書空作黃字。
王子初聞話此詳,索詩裁與漫凄涼。
只今驅豆無方法,徒使田郎號國香。

北來人(宋·劉克莊)

試說東都事,添人白發多。
寢園殘石馬,廢殿泣銅駝。
胡運占難久,邊情聽易訛。
凄涼舊京女,妝髻尚宣和。

聽查八十琵琶(明·葉權)

新聲不及郁輪袍,空撥皮弦掛錦絳。
獨向月明彈一曲,白頭雙淚落秋濤。

惠崇春江晚景(宋·蘇軾)

竹外桃花三兩枝,春江水暖鴨先知。
簍蒿滿地蘆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時。

相關作者
数来宝港彩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