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清史演義》

年代:清

作者:蔡東藩

清史演義》共有一百回,起于滿清之源起,終于宣統帝遜位,凡294年。滿清入關后,成為繼蒙古人之后的第二個外來政權,中歷所謂的康雍乾盛世,近代中國版圖大致確定。當西方世界因工業革命下而瞬息萬變之時,而處于停滯狀態的清帝國終究未能逃避現實。帝國疆域中,百姓們因著種種原因,不斷對著帝國挑起戰爭的開端,而帝國外緣則遭受西方世界不時的覬覦。一場不名譽的鴉片戰爭,將中國史拉到近代史范疇之中。接著的半個世紀,清帝國處于內憂外患而不知所措。由鴉片戰爭而太平天國,加以捻、回之變亂,元氣喪失殆盡,后雖有洋務、維新等變法改革實行,卻因守舊派勢力的阻撓而告終。義和團的排外運動導致八國聯軍的入侵,庚子賠款后清帝國己無力再振。武昌一役,不僅結束了清帝國的國脈,也結束了兩千多年的帝制時代。

推薦詩詞

湖上(宋·徐元杰)

花開紅樹亂鶯啼,草長平湖白鷺飛。
風日晴和人意好,夕陽簫鼓幾船歸。

葬花吟(清·曹雪芹)

花謝花飛花滿天,紅消香斷有誰憐?
游絲軟系飄春榭,落絮輕沾撲繡簾?
閨中女兒惜春暮,愁緒滿懷無釋處;
手把花鋤出繡閨,忍踏落花來復去?
柳絲榆莢自芳菲,不管桃飄與李飛;
桃李明年能再發,明年閨中知有誰?
三月香巢已壘成,梁間燕子太無情!
明年花發雖可啄,
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。
一年三百六十日,風刀霜劍嚴相逼;
明媚鮮妍能幾時,一朝飄泊難尋覓。
花開易見落難尋,階前悶殺葬花人;
獨倚花鋤淚暗灑,灑上空枝見血痕。
杜鵑無語正黃昏,荷鋤歸去掩重門;
青燈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溫。
為奴底事倍傷神,半為憐春半惱春:
憐春忽至惱忽去,至又無言去不聞。
昨宵庭外悲歌發,知是花魂與鳥魂?
花魂鳥魂總難留,鳥自無言花自羞;
愿奴脅下生雙翼,隨花飛到天盡頭。
天盡頭,何處有香丘?
未若錦囊收艷骨,一抔凈土掩風流;
質本潔來還潔去,強于污淖陷渠溝。
爾今死去儂收葬,未卜儂身何日喪?
儂今葬花人笑癡,他年葬儂知是誰?
試看春殘花漸落,便是紅顏老死時;
一朝春盡紅顏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!

已亥雜詩 34(清·龔自珍)

猛龍當年入海初,婆娑曾否有倉佉。
祇今曠劫重生后,尚識人間七體書。

客居(唐·杜甫)

客居所居堂,前江后山根。下塹萬尋岸,蒼濤郁飛翻。
蔥青眾木梢,邪豎雜石痕。子規晝夜啼,壯士斂精魂。
峽開四千里,水合數百源。人虎相半居,相傷終兩存。
蜀麻久不來,吳鹽擁荊門。西南失大將,商旅自星奔。
今又降元戎,已聞動行軒。舟子候利涉,亦憑節制尊。
我在路中央,生理不得論。臥愁病腳廢,徐步視小園。
短畦帶碧草,悵望思王孫。鳳隨其皇去,籬雀暮喧繁。
覽物想故國,十年別荒村。日暮歸幾翼,北林空自昏。
安得覆八溟,為君洗乾坤。稷契易為力,犬戎何足吞。
儒生老無成,臣子憂四番。篋中有舊筆,情至時復援。

重經昭陵(唐·杜甫)

草昧英雄起,謳歌歷數歸。風塵三尺劍,社稷一戎衣。
翼亮貞文德,丕承戢武威。圣圖天廣大,宗祀日光輝。
陵寢盤空曲,熊羆守翠微。再窺松柏路,還見五云飛。

臨江仙·百草千花雩落盡(現代·沈祖棻)

百草千花雩落盡,芙蓉小苑成秋。
云閑迢遞起高樓。
笙歌隨酒暖,燈火與星稠。
  霏霧冥冥閭闔遠,憑誰訴與離憂?吟邊重見舊沙鷗。
巴山今夜雨,短燭費新愁。

菩薩蠻·憶郎還上層樓曲(宋·張先)

憶郎還上層樓曲。樓前芳草年年綠。綠似去時袍。回頭風袖飄。郎袍應已舊。顏色非長久。惜恐鏡中春。不如花草新。

水調歌頭·江山自雄麗(宋·張孝祥)

江山自雄麗,風露與高寒。寄聲月姊,借我玉鑒此中看。幽壑魚龍悲嘯,倒影星辰搖動,海氣夜漫漫。涌起白銀闕,危駐紫金山。
表獨立,飛霞佩,切云冠。漱冰濯雪,眇視萬里一毫端。回首三山何處,聞道群仙笑我,要我欲俱還。揮手從此去,翳鳳更驂鸞。

丹陽送韋參軍(唐·嚴維)

丹陽郭里送行舟,一別心知兩地秋。
日晚江南望江北,寒鴉飛盡水悠悠。

浣溪沙 春日即事(宋·劉辰翁)

遠遠游蜂不記家。數行新柳自啼鴉。
尋思舊事即天涯。睡起有恨和畫卷,
燕歸無語傍人斜。晚風吹落小瓶花。

数来宝港彩论坛